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新闻中心
正文详细
呵!这芭蕉
2019/3/8

 

文-罗飞

 

我喜欢三月的风,四月的雨,不落的太阳,和发呆时的我。

 

草坪的边上,长着几颗芭蕉树。在芝川家园,蕉叶一年四季,都是碧绿如娟。一场春雨后,一阵泥土的清香扑鼻而来,伴着芭蕉青涩的芬芳。芭蕉叶上湿漉漉的,映着阳光,格外光滑。我正看得出神,身后传来了锋哥的话:“你知道哪一颗是芭蕉树哪一颗是香蕉树吗?”我随意看了几眼便回答说不知道,其实我并不关心它们的品种,只在乎它会不会结出果实。最后从锋哥口中得知那颗最大的是野生芭蕉树,几个月前砍过一次,不知什么时间又重新发芽,不禁在心里惊叹芭蕉树顽强的生命力。而在它旁边的几颗是新的香蕉树。当我想知道芭蕉树能否结出果实来时,锋哥却只叫我静静的等待着……

 

雨珠包裹着阳光,晶莹剔透,慢慢顺着叶脉滑落,没入青草后,滋养树与草,无机的水成为生命中一部分,完成一次轮回。在这时起我们的心里就种下了一颗种子,期待着它发芽、开花、结果。

 

 

傍晚天空一片殷红,暮色四合。竹帘静静的挂着,暑热难消。这时走到芭蕉树下静静地看着,静静地呆着,空气中弥漫着芭蕉的清新和香甜,有一种怡然自得的感觉。发现芭蕉树长得更高了,蕉叶更大了,似乎是要变成一把大伞想保护什么。轻轻拨动蕉叶,惊奇的发现蕉叶下躲着一排排拥挤的小芭蕉,环绕着粗壮的茎干围成一个圈,那弓着腰脊的形态,让我想起争奶吃的猫咪围着母亲,撅着小屁股的模样。芭蕉那腰脊的形态让我们欣喜若狂,每天都有同事前来看望它。它那勃发的生机让在我们内心漾着喜悦和期待。

 

芭蕉衬雨秋声动。几经风雨,小芭蕉那泛着淡黄的外皮和微微鼓胀的肚子彰显着已待的成熟。我们对这串老芭蕉蠢蠢欲动,期待着它的外皮早日呈现出棕褐色。终于,一个暖洋洋的上午,芭蕉树上第一根芭蕉熟了,苏伯伯在芭蕉树下首次完成了它的剪彩仪式。我高兴地在群里跟大家分享这个消息,希望每个人都能品味到这诱人的芭蕉,体验亲手摘果实时欢愉的心情。

 

 

流动的光阴里,窗外的芭蕉树变得憔悴了,老芭蕉把自己的营养输送给了小芭蕉,它的叶子如同旧黄纸般皱褶的无力耷拉着。在这旺盛的秋色里,小芭蕉努力地茁壮成长,不浪费老芭蕉的一丝养分,不辜负老芭蕉的一线期望,可以说是对老芭蕉最踏实的报答了。而老芭蕉牺牲生命滋养小芭蕉的精神令人肃然起敬。

 

窗前听雨,雨打芭蕉,声声入耳。古人说雨打芭蕉,是一种心碎和无奈。我却独喜雨后芭蕉的青翠以及老芭蕉无私的奉献。